我的求學年代
改革開放后的次年春夏,社會剛從混沌迷茫中回歸,攜著中考狀元的喝彩聲,一位少年走出了大山深處的礦洞,來到了城里,那就是我。

■劉力

那是很久很久的事了。

改革開放后的次年春夏,社會剛從混沌迷茫中回歸,攜著中考狀元的喝彩聲,一位少年走出了大山深處的礦洞,來到了城里,那就是我。

如今看來有點寒磣的校園那時是令人向往的圣地。低矮的校門邊掛著一塊木牌,大教室兩列上下通鋪,全班男生一字排開,每人略超一尺,翻身不易,更有冬日穿縫擠進的寒風,讓人哆嗦。高中年代清貧的生活記憶就這樣徐徐浮現。

清晨,起床號出操,列縱隊慢跑,四人一桶洗臉水,饅頭咸菜伴清水稀飯;傍晚,露天澡棚中滿是青春裸體,周而復始。其余時間就都在那個有黑板有書聲的房間了。簡單、純粹、向上,每份光陰都夾著蓬勃的朝氣。

看電影是奢侈的,老師叮囑高考過后補。只記得有回翻墻看女排賽,寫了人生的第一份檢討。幾百個日夜,與書為伴,置身真空,很少知道外面精彩的世界,其實,幾百個少年心中的夢五彩繽紛。

直到勞動傷腳,母親冒著雨數十里趕來,唯恐影響高考,直到校門口理發室的老林頭問:下次理發在哪里?高考在青春的喧鬧中準時來臨,直到高考的最后一聲鈴歸于寂靜。那天晚上,我走進了電影院,鄭緒嵐的《牧羊曲》是那么悠揚,已至于終生刻在了心中。又一個晚上,同學們拿著退飯菜票的尾子錢,首次聚大餐,幾個贛南炒菜伴啤酒,一群游子心中勾起了鄉思......

幾十年后,他們遍布世界各地,其中不乏科學家,企業家,大學校長,還有位官至教育部副部長,每每相聚回憶,都會說那些日子是甜的,甜得讓人心醉,心中有份追求是最幸福最快樂的。

搭大貨便車行十小時,牽著行李,在省城師范大學迎新處,開始了新的求學。

與高中相比,這里是悠閑的,雖仍是教室、寢室、圖書館三點一線,卻有更廣闊的知識海洋,專業是數學卻在文海旋渦遨游。與高中相比,這里是富足的,有份國家提供的助學金,略有節余還可換茶蛋,不再感到饑餓,心中由衷生出對黨和政府的感激。與高中相比,這里是充實的,記憶中補看了不少電影,記憶中仍有春游秋游,記憶中還有豐富的二課堂誘人駐足。于是乎,時光伴著《校園的早晨》《外婆的澎湖灣》,匆匆四年。

那些時光讀書成為時尚,全民處于知識饑渴狀態,圖書館人滿為患,很少有人談錢,盡管清貧。那是一個煙火與詩情迸發的年代,年輕真誠單純浪漫,滿是友情和包容,生活節奏緩,笑容純真,有高山流水般的默契與坦誠。

幸運至極,得師青睞,做了校報廣播臺的學生記者,那幾年寫出了數百篇文稿,雖然每篇都嵌著老師的補丁出爐,每每回悟,頓覺自己已從難提筆到握筆順行了,這或許就是我一生從業宣傳的地基,還有那雖薄卻滴水般的稿費,成了我青春生命的另一份甘泉。

大學里有許多記憶,蒙著被子偷聽鄧麗君的“靡靡之音”,與師友的惡作劇,對英模張海迪、朱伯儒的采訪,在農村中學的實習生活,還有青春沙龍上的話題。許多許多,給人知識給人勇氣,以至于日后回味,登山的痕跡漸漸清晰。

這個時期的校內外,紅火的是瓊瑤三毛和金庸,紅火的是女排朱建華和許海峰,紅火的是橄欖樹渴望和信天游,紅火的是迪斯科鄧麗君和喇叭褲,校園內的我,把這些紅火串成了無序的記憶。

當聽到“總有離別的時候,才知時光短暫”,當有人喊出“被考的時代走了,監考的時代來了”時,我們畢業了。四年間同學有吵鬧慪氣,而此刻卻是那么不舍與留戀。三十年后,這批同窗相聚南海之濱時,唱出的歌除了江西師大校歌,便全是八十年代的余音,在“再過二十年,我們來相會,偉大的祖國該有多么美”的歌聲中,當時的少年,都已過半百,都成了人物,都能大談一番坎坷了。一曲“再回首,云遮斷歸途……”竟讓許多人流下了熱淚,這是懷念那個年代的喜泣之淚。

根,深埋在地下,葉,相融在云里。離開大學,竟高校執教鞭,亦教亦學,孜孜不倦。幾位老教授的諄諄教誨受益無窮,許是筆下流出的文字挺感染人,承蒙組織關心,我又重進校門,這回專修文字。

詩的年齡在歲月中漸行漸遠,學散文寫雜文,心中的文字潺潺流淌,抒發真情,頌揚真摯,鞭撻時弊,情愫全在階梯教室中。謝老師一段話終生銘記:“寫作是件簡單的事,更是件愉快的事,把你想說的記錄下來,整理出來,稍加修飾便成文章,會說話的人都能寫。”真的,那個年代不只有眼前的茍且,更有詩與遠方。

靜靜坐在珞珈山旁的校園中,一刻不停地吮吸涌動的文字,心中忽兒多了份定力,當每一幕都能在心中變成語言,當你把精彩的句式竊為己用時,你會找到從未有過的堅定。

翻動學生時代的文字,不覺間百萬余,陪夜色登上校園小山坡,我知道,學校生活屆滿。八十年代,添的是無窮無盡的生命力,添的是至今難以用筆描述的人生情。

閑暇之余,總懷念那個時代,數十人的通鋪,校園里的書聲,圖書館的饑渴,校報上的豆腐塊,融入的全是理想情懷。只要你愛好文字,再窮也有“粉絲”。沒有就業壓力,沒有課業負擔,收入不高足以養家,連結婚也是樸素簡單,沒有如今的“天仙”時尚和給父母帶去的糾結。

這便是我求學的八十年代,讓人怦然心動,慷慨激昂,崇拜知識,獨立思考。直到今天,60、70后很難忘記那份情懷和純真,歲月的痕跡,如煙的昨天,凝聚成了永逝卻深藏的八十年代,夾著時代的脈搏。

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   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“井岡山報”、“吉安晚報”、“吉安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內容,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,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。已經許可轉載的,必須注明稿件來源“吉安新聞網”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“新華社”的所有內容,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,本網已獲授權使用,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、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③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吉安新聞網)”的內容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郵箱zgja2004@163.com
(*^▽^*)MG黄金之旅游戏规则 排列五走势图30期体彩 秒速赛车二期计划 赚现金的棋牌游戏 哈灵麻将下载安装 王者捕鱼游戏 内蒙古十一选五跨度走势 河北排列7技巧 天天三分彩开奖结果 开心麻将游戏 现金棋牌下载app送18 大众潮汕麻将手机版下载 悠闲山西麻将 贵阳捉鸡麻将 云南时时彩公式 江西11选5玩法及中奖规 精准三肖中内部公开